L2自动驾驶只是一个噱头吗?如何消除“恐怖谷”

导读有多少企业提出了零排放、零事故、零伤亡的口号?捷豹、通用、协和、奔驰,甚至博世、ZF等。恐怕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但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朱锡

有多少企业提出了零排放、零事故、零伤亡的口号?捷豹、通用、协和、奔驰,甚至博世、ZF等。恐怕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但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朱锡禅教授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我们不能追求零事故。

为了理解这一观点,我们需要从L2自动驾驶仪说起。

目前很多车企都说自己的产品搭载了L2自动驾驶系统,主要在2.5级和2.9级。有人认为这只是车企在玩文字游戏。毕竟,在2021年5月发布的SAE J3016驾驶自动化评级中没有L2级别。

L2+自动驾驶只是噱头吗? 如何消除“恐怖谷”?

SAE J3016作为业界最新的通用指南,刻意定义了L2和L3级别的区别,以便更好地定义已经量产和正在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在该评级系统中,L0至L2系统被命名为“驾驶员辅助系统”,而L3至L5系统被视为“自动驾驶系统”。

那么,目前业内盛行的L2自动驾驶真的只是一个噱头吗?

朱希禅教授认为,L2自动驾驶实际上是人机共驾形式的L3自动驾驶,与L2自动驾驶或ADAS驾驶辅助完全不同。L2不可能通过软件迭代成长为L3,但L2最终会成长为L3。

他说,“L2的硬件开发是按照L3来做的。因为软件需要迭代,政府的认可认证流程有点滞后,以及企业对自动驾驶法律责任的考虑,目前这些NP产品只能按照L2宣传。”

朱锡婵教授指出,在L2到L3的迭代过程中,虽然公司在用户手册中强调了辅助驾驶系统,但很多司机长时间离开驾驶,将其作为自动驾驶系统使用。这类产品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事故责任不明。

L2+自动驾驶只是噱头吗? 如何消除“恐怖谷”?

他把这种安全隐患称为“恐怖谷”,因为它的概率不高,但一旦发生,很可能是致命的。“恐怖谷”存在的原因是用户的期望超过了系统的能力。

如何消灭「恐怖谷」?

朱锡禅教授表示:“目前大多数厂商都是让系统不断提醒用户不能长时间离开驾驶,但这种方式会导致用户体验和满意度下降。所以更好的方法是快速提高自动驾驶的能力,以满足L3的要求。”

朱锡禅教授指出,从L3级高度自动驾驶汽车的画像来看,有几个特点:高计算域控制器、车内平台网络、高精度地图(支持自动驾驶功能)、环境传感器从毫米波雷达转移到高清摄像头。

L2+自动驾驶只是噱头吗? 如何消除“恐怖谷”?

他表示,自SAE J3016驾驶自动化评级发布以来,L3级自动驾驶是争议最大的级别。

比如一向以安全为重的沃尔沃,第一个站出来说不做L3级别的自动驾驶。他们认为在人机驾驶的情况下无法确定责任。

然而这种争论在去年ECE R157出来后就停止了。奔驰通过了德国联邦运输管理局的批准,成为全球首家在德国合法使用L3级自动驾驶仪的企业。其L3级自动驾驶技术DRIVE PILOT将首次装备在S级和EQS上。

朱锡禅教授认为,ECE R157不仅表明L3是可认证的,它最大的贡献是让具有一定剩余事故风险的自动驾驶汽车得到认可和认证。然而,这种剩余事故风险的概率非常低,并且比熟练而谨慎的驾驶员更安全。

“ECE R157定义了自动驾驶汽车的不合理风险。只要风险等级不高于熟练谨慎的驾驶员,这辆车就不存在不合理的风险。”他这样说。

4597705864571801253.jpg"origin="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2_16/357B199D17620B41BBBDBA08EBCFB075A2C26A36_size67_w598_h377.jpg"alt="L2+自动驾驶只是噱头吗? 如何消除“恐怖谷”?"/>

朱西产教授指出,ECE R157对高速公路上的切入切出、遇到前方危险车辆和前车紧急制动这三类典型的危险场景,制定了临界工况。

通过临界工况,对已知的这些危险场景,根据人类驾驶员的避障能力,设定了自动驾驶汽车小概率参与事故风险的界限。然后通过与黑匣子结合,就可以有效地解决自动驾驶汽车事故责任的划定问题。

一些过去争论不休的事情,随着ECE R157的出现也就解决了。

在朱西产教授看来,危险场景临界工况的确定方法是必须研究的课题。

因为他希望,当临界工况确定下来以后,政府能够对一辆存在小概率残余事故风险的车辆进行认可认证,它只要比这个一个熟练谨慎的驾驶员更安全就可以。

朱西产教授强调:“我们没法追求自动驾驶汽车的零事故,追求零事故,这辆车就会变得过于保守,从而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和影响交通效率。”

他认为,L2级驾驶辅助系统应该是功能测评和安全测评并重的,但目前不管是

NCAP还是C-NCAP都过于偏重安全测评,没有基于自动驾驶的用户满意度对功能进行测评。NOP这一类定位L2+的产品,更是驾驶体验和安全性并重的产品。

当然,虽然无法追求零事故,但还是要通过研究自动驾驶残余事故风险的零死亡安全策略,来追求零死亡,朱西产教授补充道。

以往我们谈论智能化和自动驾驶的时候,大多都是以零故事为目的的,车企在进行技术研发的时候,也都是以安全为唯一前提的,所以才会出现所谓的军备竞赛,甚至有激光雷达不能少于4个的说法。

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安全的确是最重要的,但是过犹不及,不能只是一门心思考虑安全问题,而不注重用户体验。所以,朱西产教授呼吁业界尽快出台功能测评和安全测评并重的全新测评体系。

以上内容就是今日本站为大家分享的关于汽车行业的一些资讯了,本站会不定时的为大家更新出更多关于汽车行业的相关资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