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战-疫对话车企:工厂封闭生产和网络营销面临哪些挑战?

导读最近,上海严峻的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截至目前,累计报告阳性病例已超过20万例,我们熟悉的上海国家会议中心(上海车展举办地)已经改造

最近,上海严峻的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截至目前,累计报告阳性病例已超过20万例,我们熟悉的上海国家会议中心(上海车展举办地)已经改造成了收容所医院。同时,由于上海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城市之一,此次疫情对总部设在上海的工厂和汽车企业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3月27日,新冠肺炎市防疫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消息:为遏制疫情蔓延,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健康,尽快实现社会动态清场,3月28日起,多地实行封控。那么,现在所有车企和生产线都采取了什么措施呢?近日,车智联在“全球全V座谈会”上与上海汽车企业部分负责人进行了对话,深入了解了企业的应对措施和现状。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受访车企负责人:

奇瑞路虎汽车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捷豹路虎中国及奇瑞捷豹路虎联合市场销售服务机构执行副总裁马振山;

SAIC数据业务部副总经理、SAIC乘用车首席数字官Sean

沈晖,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销售与营销常务副总经理、上海上汽大众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敬民;

在整个城市的静态管理之前,一些员工已经被隔离在家里,无法上班,整个工厂和供应商都进入了低速生产阶段。3月下旬,上海及周边地区的生产和物流几乎陷入停顿。产品无法交付给下一级供应商,主机厂零部件、材料、人力短缺越来越严重,生产越来越难以保证。

捷豹路虎:零件受俄乌战争限制和影响。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马振山说:“目前生产中遇到的普遍问题主要是采购。特别是最近部分被限制了。比如华东地区的零部件供应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采购部门要去供应商所在地盯着,保证生产。其中一些是从英国进口的零件,英国也受到了俄乌战争的影响。在销售方面,对终端零售也有一定影响。现在国内比较严重的是吉林省和上海。我估计3月份整体车市会受到很大影响,可能会下降20%-30%。感觉今年整体行情不会像年初那么乐观,只好过紧日子了。”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3月13日起,奇瑞路虎上海员工开始在家办公,到现在已经在家两周左右了。长宁区的行政办公室和浦东的销售机构(IMSS)都受到了上海关闭管理的影响,常熟的生产基地仍在按照当地的政策和要求有条不紊地进行。

所以总体来说,捷豹路虎在生产上并没有太大的延迟,企业也可以通过电话会议和视频会议保持正常运转。

捷豹路虎目前最重要的是保证最大产量,盯紧每一个零部件。在销售方面,马振山表示:“捷豹路虎将统一解放思想,加快使用线上沟通方式,包括私域流量,然后接单。”

SAIC:研发;d面临的挑战会影响到知己/樊菲等品牌。

相比之下,SAIC的情况可能稍微复杂一些。安亭镇疫情最早,是三大重灾区之一。目前整个SAIC集团只有上汽大众看好,因为有生产基地保证GDP,所以允许在工厂生产。但原则上,R & ampd机构不得入行。

厂的,所以目前整个研发体系上万人多处于居家工作状态。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最大的问题是一些不得不碰车、不得不碰设备的工作,比如说调校工程师、试验工程师,所以在整个研发进度上面临着较大挑战。对于内卷严重的中国汽车市场,两个月的研发进度对整体节奏影响都是比较大的。而在营销、IT、行政、采购等方面的工作,实际影响并没有那么大。而研发进度的影响主要集中在智己、飞凡等高端纯电动汽车品牌,因为MG以及荣威品牌的工厂并不在上海。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在隔离期间,上汽集团将克服困难,发挥过去在创新营销、IP营销、内容营销方面的战斗力,继续与目标用户形成共鸣。同时,销售体系变革也将提速,通过线上工具、传播工具赋能,以Cyberster为契机,在线上渠道进行探索。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同时,张亮也表示:“居家这段时间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感受,从第一周担忧、焦虑,到第二周转线上办公后感觉很高效,再到最后又回到焦虑状态,因为场景要联动、情感要链接,期待能够早日解封,与大家facetoface的交流。”

上汽大众:线上办公早有准备出勤率保持在60%以上

上汽大众不仅允许驻场生产,而且在线办公也对工作影响没有那么大。俞经民介绍,其实早在2020年1月份开始到现在,两年多期间上汽大众对于在线办公都是有准备的,所以目前一些线上办公软件已经使用非常熟练了,沟通效率也能够得到保障。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作为上海工业重要的一部分,上汽大众在疫情期间也没有“熄火”,在千方百计得到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始终在封闭式运行。从3月15日开始,安亭镇开始封闭,但是上汽大众工厂始终没有封闭过,MEB工厂和二厂都在运作,所以采访当天安亭工厂内是有工人的(采访时间为3月30日)。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另外,上汽大众各级经理,特别是供应、制造、质保岗位,驻厂员工都是比较多的,目前安亭办公室的营销线,出勤率依旧能保持在60%左右。而且面对疫情,上汽大众也仍然是有挑战的,包括线上运营方面如何在线上与更多用户接触,如何在物流受限的情况下让配件、整车走向全国等等,还要关注到经销商端的资金,以及团队、外派人员等工作和生活上的方方面面。比如星期一,上汽大众山东营销大区,就有蔬菜通过物流从山东送到安亭,3月29日共发了300份。

上汽大众营销团队共有1000多人,其中有一两百人是属于外派员工,但是他们家人在上海,俞经民表示:“在这个时候,不管人在不在家,菜都一定要到位。不光是物质上的支持,还有人的心理疏导方面。”

威马:即使工厂被关也OK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作为唯一一家总部在上海的新势力品牌,威马汽车总部早在采访前十几天就已经关停了,而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ECO的沈晖实际上也已经有20多天没有去过公司了(采访日期为3月30日)。威马汽车在上海共有1000余员工,融合了研发、销售、采购等部门,并且对财务等特殊部门影响较大。

上海战疫 对话车企大佬:工厂封闭生产 做好线上营销 还面对哪些挑战?

但是目前威马大部分员工都可以线上办公,毕竟在威马成立之初,初创团队就分散在全国各地,早就利用一系列数字化技术手段,实现了线上办公,包括工厂的线上能力、经销店的线上能力都非常强。所以沈晖认为,“即使是工厂被关,也是OK的。”

虽然线上办公能力很强,但是还是有一些事情受到了疫情影响,比如财务上一些需要盖上的文件等等,由于章不允许带到家里,所以影响也是蛮大的。其次是出差,由于一直处于封禁状态,所以无法出差对业务方面的影响也是有的。

写在最后

疫情的爆发考验着上海这座城市和其中每一个个体,尽管夸张的确诊数和封闭式管理让人们难免有些手足无措,但是短暂调整后也让我们看出了上海这座城市的成熟,和各个车企的应对能力。在居家隔离后,各个车企能够迅速调整状态,通过视频会议、电话会议让工作能够持续运转,并且转变思想,在线上传播方式上做出调整。我们也相信,上海人民和各个企业能够早日战胜疫情,尽快走回正轨。

以上内容就是今日本站为大家分享的关于汽车行业的一些资讯了,本站会不定时的为大家更新出更多关于汽车行业的相关资讯。

最新文章